工程概况

工程环境效益

    三峡工程不仅具有巨大的经济效益,而且对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改善具有重大作用。                

1、兴建三峡工程的首要目标是防洪。 
    经过三峡水库调蓄,荆江河段的防洪标准可由现状的1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遇千年一遇的特大洪水,也可以防止荆江两岸发生大量人员伤亡和巨额财产损失;同时可以避免因洪水淹没和分洪带来的环境恶化、疾病流行等社会问题。三峡工程将使江汉平原和洞庭湖区150万公顷耕地和城镇得到保护,1500万居民得到安全的居住和发展环境。三峡工程的兴建将极大地提高长江中下游防洪调度的可靠性,减少洪灾损失,减轻武汉市的洪水威胁;减少洞庭湖的泥沙淤积,延长洞庭湖的寿命,为洞庭湖区的根本治理创造条件;也有利于这一地区的血吸虫病防治。

2、三峡水电站将提供巨大的清洁能源。
    三峡电站与发电量相当的燃煤电站相比较,每年可以减少排放1亿吨二氧化碳、200万吨二氧化硫、1万吨一氧化碳、37万吨氮氧化合物以及大量的废水和废渣。这对于改善地区环境,特别是防止酸雨危害和温室效应,将起到重大的作用。

3、三峡水库建成后,将改善库区的局部气候,有利于农业发展;改善长江中下游及河口枯水期水质,减轻长江口盐潮入侵。

自然景观和文物保护

    全长192公里的三峡河段,以 “雄、奇、险、秀”的自然景观和丰富的人文历史遗迹而闻名世界。水库建成后,由于水位抬高,自然景观将受到一定的影响,主要是急流险滩消失,峡谷感相对减弱。但三峡河段两岸山峰高程在800~1000米,而水库最高蓄水位只有175米,因此三峡河段的自然景观总体上维持不变。由于建库后通航条件的改善,三峡河段支流的一批新景观,如神龙架、奉节天坑地缝、秭归九畹溪等得以开发,加上三峡工程雄伟的建筑群,三峡旅游再添胜景。

    三峡库区文物保护项目共1087处(含白鹤梁、石宝寨、张飞庙、屈原祠四个重点项目),其中地面项目364处,地下项目723处。按照“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和“重点保护,重点发掘”的原则,针对三峡库区文物的保存形式和状况特点,国家对每一处文物都明确了保护方案,进行了妥善处理。如对地下文物,因其价值及埋藏不同而规划采取发掘、勘探和登记建档等不同方案。对地面文物,制定有原地保护、搬迁保护和留取资料等不同的保护方案。截至2008年底,库区文物保护工程进展顺利:张飞庙、白鹤梁、石宝寨防护和屈原祠复建工程都已进入收尾阶段。

珍稀物种保护

    三峡库区有属于国家保护的珍稀濒危植物47种,但绝大多数分布在高程300~1200米,水库淹没区内原始植被少,淹没损失小。受淹没影响较大的种类,主要集中两种植物,即荷叶铁线蕨、疏花水柏枝。对此,三峡工程实施了包括种质资源的保存、植物园保存、野外迁地保存、就地保护等多项保护措施。同时,还完成了对库区其他珍稀植物30种、主要优势植物73种的迁地保存。此外,针对陆生植物,实施了宜昌大老岭植物多样性保护工程和兴山龙门河常绿阔叶林保护工程。

    库区有国家一、二类重点保护的珍稀野生动物26种,但大都分布在高山地区,水库淹没不会造成影响。对水生生物全面监测研究的结论表明,在三峡工程的影响区,共存在6种珍稀濒危水生生物,其中包括白鳍豚、白鲟、中华鲟、达氏鲟、江豚和胭脂鱼,前四种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后两种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鳍豚属鲸类淡水豚类,素有“水中熊猫”之称,和江豚一样主要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干流湖北枝城至长江口1600公里的江段内,不进入三峡库区。白鲟、达氏鲟、胭脂鱼产卵主要在上游,并且上游具有能够满足完成生活史的环境,不利影响较小,水库形成后,鱼类资源将增加,对白鲟有利。中华鲟属鲟形目鲟科,是一种大型洄游鱼类,生在长江,长在大海,主要产卵场集中在长江上游和金沙江下游。葛洲坝工程兴建后,洄游受阻的中华鲟改变了去金沙江产卵的习性,在大坝下游重新建立产卵场。三峡工程主要采取建立保护区、人工繁殖放流、开展专项监测和研究等措施减缓工程对水生生物产生的不利影响。目前已建保护区包括河口中华鲟、白鲟幼鱼保护区,葛洲坝下中华鲟保护区,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自然保护区等。 

水质保护

    三峡建库对长江水质影响有利有弊。由于水库的调节,大坝下游枯水期流量增大,有利于改善枯水季的水质,也有利于减轻长江口的盐潮入侵。三峡工程开工前,库区废水年排放量约10亿吨,绝大部分未经处理直接排入江中,造成了局部江段的污染。三峡水库建成后,由于水位抬高,流速减缓,对库区污染带没有抑制作用。为此,国家加大投资对三峡库区水质污染进行综合治理。


    多级环境监测网监测结果表明,与三峡水库蓄水前相比,库区干流水质总体稳定,仍以Ⅲ类水质为主。库区水质综合治理工作已经取得初步成效。

泥沙问题

    水库泥沙问题是世界性的水库建设难题。三峡水库年平均入库泥沙量达5.3亿吨,如泥沙问题处理不好,不仅会影响水库正常效益的发挥、缩短水库使用寿命,而且会影响长江这一黄金水道的通航。
    三峡水库泥沙问题的研究,始于上世纪50年代。几十年来,研究工作一直持续不断。三峡工程的泥沙研究,采用原型观测、数学模型计算、物理模型试验、与已建实际工程类比分析的综合方法。根据三峡水库地形、地貌的特征,采用“蓄清排浑”的水库调度方式,每年汛前将坝前水位降低到较低的防洪限制水位(145米),腾出库容防洪,除遇特大洪水库水位抬高外,整个汛期维持在145米水位运行,以排泄泥沙,减少库尾段泥沙淤积;汛末含沙量小的时期,将坝前水位逐步抬高至正常蓄水位(175米)。年末至第二年汛前,水位逐步消落,但水位不低于155米,以满足航运的需要。采用这种调度方式,有利于减轻水库淤积的不利影响,长期保留水库的大部分有效库容。据泥沙专家测算,三峡水库运行100年后,可基本达到冲淤平衡,防洪库容仍能保留86%,兴利调节库容仍能保留92%。
     与此同时,国家在长江上游地区实施水土保持工程建设,在三峡库区加强生态建设、治理水土流失,可以从根本上减少泥沙入江入库。蓄水以来的泥沙监测结果表明,长江上游输沙量减少明显。

(六)水库诱发地震问题

    从上世纪70年代起,三峡工程的水库诱发地震就一直被国家列为重点课题,并对水库区的岩石特性、地质构造和渗透条件进行了全面研究。在坝区和库首进行了300~800米的深孔地应力观测,对坝区周围几条断裂展布区进行了地震强化观测。
    根据长期的地质勘测研究和水库诱发地震研究成果,三峡坝区和库区地壳稳定,均不孕育发生严重地震的地质背景。三峡水库蓄水后,虽不排除发生水库诱发地震的可能性,但从高估计,影响到坝区的最高地震烈度不会超过Ⅵ度,不会影响按Ⅶ度设防的三峡水利枢纽主要建筑物的安全。 
     监测表明,三峡工程蓄水以来,水库库岸稳定好于预期,蓄水后库区地震频率增加,但震级都较小,对枢纽和库区没有危害性影响。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